Saturday, October 19, 2013

稍縱即逝


    體育館外的樓階有個角落。除非銅板掉到那,不然一般路過不會注意到這一角。有隻蝴蝶躺在那。是蝶選擇不飛,還是.. 再也飛不起來... 哦!它觸角微微顫了一下。還沒死呢!

    起風了。蝶,被擋不住的秋風慫恿,不得不飛。它揮動著翅膀,一次又一次,卻離不開地板表面。輕盈的姿態,這時看來,費勁、傷神又痛苦。在旁窺探蝶final moments許久的我,忍不住攤開了手心,想引它爬上來。我的手越是逼近,蝶的翅膀越是鼓動得厲害。它努力地想掙脫。但,最後還是踏上我厚實卻不暖和的掌心。

    這是...認命嗎?不,我寧可相信,這是信任美好的開始。

    往常,我步行去取腳車不需三分鐘。但一手小心地捧著蝶,一手為它遮風,走一步停一步,用了兩倍的時間才到腳車停放處。全程雙翼張開,但蝶就一直靜靜地倚著我,不掙扎了。我手掌裡生命的重量,如何衡量?是輕於鴻毛,還是重於落葉。

    將來,我也只是一片落葉時,不知道還會有誰把我捧在手心裡。

    當日開始落時,陽光照耀在蝶身上,把它喚醒了。似睡飽午覺後,蝶的雙翼恢復了元氣。揮揮翅膀,蝶飛起來了!往斜陽的方向飛去。眨眼間,就看不到蝶的行蹤了。

    原以為,是我送蝶最後一程,不料卻是它陪我度過了一個午後。這時已快到下午四時,天氣轉涼了許多。我搓了搓雙手,握緊車把,背對斜陽往宿舍騎去。





-大四,入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