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3

回家


去年,上洪淑苓老師的現代詩時,完成的。
明年,就要畢業了,現在再看看自己的作品提醒自己
回家。


我要回來  聞一多

我要回來,
乘你的拳頭像蘭花未放,
乘你的柔發和柔絲一樣,
乘你的眼睛裡燃著靈光,
我要回來。


我沒回來,
乘你的腳步像風中盪槳,
乘你的心靈像痴蠅打窗,
乘你笑聲裡有銀的鈴鐺,
我沒回來。


我該回來,
乘你的眼睛裡一陣昏迷,
乘一口陰風把我燈吹熄,
乘一隻冷手來掇走了你,
我該回來。


我回來了,
乘流螢打著燈籠照著你,
乘你的耳邊悲啼著莎雞,
乘你睡著了,含一口沙泥,
我回來了。


你會回來  林~

你會回來
乘我的關節還能耐風雨
乘我雙耳中分貝低聲響
乘我渾濁灰目裡含曙光
你會回來


你未回來
乘我的爐日日飄家香
乘我手中信字字起漣漪
乘我在廳房夜夜留盞燈
你未回來


回來
乘我倦怠眼皮不聽使喚
乘記憶像天鵝之歌奏起
乘那項鍊從我掌心滑落
回來

你回來了
乘只能透過相框倆相望
乘風乾的淚贖不回時光
乘我含珍珠,埋了所有話
你回來了




後記:
上課時,老師念了聞一多的〈也許-葬歌〉。眼淚不自覺地流出來。回家找了有關他和女兒的資料,得知他見到女兒最後一面,看到的只是青草悠悠的墓地。雖然我未為人母,但身為游子的我,想到他趕不回幼女身邊的心酸也很擔心自己有一天趕不回年邁的母親身邊。
遲婚晚生育,父母子女之間隔了40年。但,從小到大,女兒就有wanderlust(台語:趴趴走)。幾年後就能畢業的我,很想、也很可能飛往下一個地點,工作或深造、體驗不同的文化。但,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