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31, 2012

《新加坡雙語教育政策成功嗎?》


「由於華語、馬來語、淡米爾語與英語並列為新加坡四大官方語言,國家領導人在許多重要的慶典都會以英語和三大種族的個別族群共同語發表演講。國會議員也可以在國會以個別族群共同語發言,但畢竟仍屬於少數,大多以英語為交流、辯論的主導語言。總之, 華語、馬來語及淡米爾語的社會語言地位並不高,既不是政府部門的行政工作語言,也非 政經活動的主要交際語言。這三大種族的個別族群共同語的主要功能是傳承族群文化和維繫族群交流,社經地位遠低於英語。」-吴英成教授,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


[從電影看雙語]
電影簡介
以詼諧的手法來關心社會現象,新加坡知名導演梁智強的《小孩不笨》系列,電影和連續劇題材寫實,受到不少國人的好評,而在亞洲也十分賣座。故事圍繞著三個小學生(國彬、文福和Terry)的校園生活和家庭狀況。他們在四年紀分流制度下,依學習成績被分類為不同級別。進入學業最差的班級後,三人不只得更盡力達到自己父母的期望,還得面對其他級別同學的家長,甚至是老師,種種對於「笨小孩」的刻板影響。

多語夾雜的環境特質
這些作品不只讓一家大小在輕鬆觀賞影片時,(尤其是為人父母者)能更加瞭解莘莘學子們幼小心靈內的種種煩惱,也讓不少國外的觀眾對獅城的教育制度有進一步的認識。但國外的觀眾看到的不只是獅城的教育環境,而是整個雙語夾雜,更精準來說,是多語夾雜的大環境。電影裡的語言多元性,除了有華語、英語、方言的對話,也包括了中英馬來語及方言煮成的羅雜(Rojak)語言-星式英語(Singlish,簡稱:星語)。

(這一點,是筆者到了台灣後才領略到的。)
劇中小孩們多時是以華語對話,有時也會中英夾雜交談著,而他們的家庭背景不同,父母所使用的語言也不一。國彬來自中產雙收入的家庭,父母像是都受過高等教育,母親是文職父親從事廣告業,都能以較標準的華語或英語對話。而文福來自較底收入的單親家庭,媽媽是小販,教育程度不高,英文程度也不好,頂好是以星式英語和華語、方言和顧客、孩子溝通。至於Terry,家境富裕,父親白手起家擁有中小型食品企業,但並非是大專畢業生,所以也是以星語和華語來表達自己(有時甚至用方言暴粗口)。不過,Terry母親則是典型英校生,能說一口很溜的英語,但中文程度低落,在適當的時候也會用星語來表達自己,或宣泄不滿。三種家庭背景就能呈現出一般新加坡華人語言能力的差異。


[語言能力差異前因後果]
新加坡華人語言能力的差異,除了在上文提到的電影中父母類型
1
)中英兼通
2
)華語行英文不好方言也行
3
)典型英校生華語一定不好,還有其他類型如:
4
)典型華校生英語一定不好
5
)英文行華語不好星語最好
6
)中英都不行只懂方言
7
)中英馬來語方言都行
(筆者把語言程度簡單地分3個級別為:好、不好、還行。)

先輩長輩的語言環境
最早期的移民和過番客,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接受基本教育,因此多數人都以各地的方言交談,並學習南洋當時原有的語言(英語、馬來語及各類別如爪哇語等)足以溝通。大多數的(曾)祖父母輩就形成了類型(6)和(7)。而他們的子女也就是二戰前在新加坡出世的第一代公民,選擇不是英殖民政府的英校就是宗鄉會館辦的華校。因此,他們就成為了(2)、(3)和(4),只能單語能力強,依據不同家庭背景,他們方言和馬來文能力也可能有被培養。

影響二戰後新生兒、XY時代的教育政策
讓我們加快步伐到國家自主走向獨立。當時剛上位不久的總理李光耀,從決定關閉南洋大學至在1983年底宣布,所有學校到1987年主要都會用英語教學,下一代新加坡華人中文水平的宿命就早已在他們出世之前被安排了。後來,所有學生除以英語為主要教學語言外,還必須修讀所屬族群的「母語」課程。但也毋庸置疑的是,人民行動黨政府基於國家發展和族群團結的原由,而推出的雙語教育政策,是必要的決定。

「在新加坡的華族社群裏,華族學生必須接受「英文為主,華文為輔」的雙語教育體制,在基礎教育階段修讀十到十二年的華語課程。但相對于英語應用能力,華語在新加坡的教育體系只是單科,教學時間有限,本地學生聽說能力還行,「讀寫能力"」卻不斷弱化。」
因此,現在大多數中小學的情況是典型的(4),而不是像政府理念中理想的(1)。但還是有不少人堅稱他們有雙語優勢;不要說精通,單就真正的雙語能力兼併的人,就已少之又少。

雙語對立的角色
原本,政府是希望讓英語帶領人民走向世界,而延續母語能力以保留各宗族的文化、傳統和美德。經過多年雙語教育的推動,英語不但成為國人日常生活裡公領域、私領域的強勢主導工作語言,地位遠遠超過於另外3個官方語言,更令英語能力遠比母語能力強的人,有優越感而且也不慚愧。不過,與其說是推動雙語,其實更像是「母語」教學方針/政策的洗牌,就以中文為例,「母語」分級為「普通華文」和「高級華文」,之後再放鬆制度打造出「華文B課程」,但學生中文水平真的有低落到需要可笑的連新政策名稱裡都出現英文字母嗎?後來,還有研發出一系列「先認字後寫字」的教學模式至今使用,令筆者最費解的是,僅有人本末倒置地推出了用英語教母語的政策。治標不治本的政策屢見不鮮,只求能解決考試應對課業壓力,實際上只是加速「母語」的死亡,因為學生根本不會實際操作靈活運用。這不只是華族所面對的問題,也有越來越多印籍同胞的下一代也不懂自己的母語。有學者說,英語未來還可能取代族群「母語」成為新加坡學生第一習得語言。
實際上,不用等了,這「未來」已經浮現在眼前了。

英語才是「母語」?
以官方統計局每十年所發表的新加坡人口普查來看,2000年,76%華人在家裡說華語或方言,92%馬來人說馬來語以及43%印度人說淡米爾語。還是華族和巫族在私領域使用母語的還是大有人在,至於印度同胞不過半,很有可能是因為調查並不包括類別如泰盧固語、印地語(TeguluHindi)。
最常說英語的華族家庭從1990年的19%增加到2000年的24%;馬來家庭從6%增加到8%;印度族家庭則從32%增加到36%。但在2010年,不只在家說華語的華人滑落了10%至66%,而514歲的華族孩童在家中說英語的人數高達52%,而巫族和印籍孩童也分別增加至26%和50%。

雙語優勢?憂事?
即便如此,還是有學者說:「與其他海外華族學生相比,新加坡學生正規學習華語的時間是最長的,整體水準也比較高。由於新加坡擁有相對優勢的英語和華語應用環境,新加坡華文教師也累積獨特的華語教學經驗,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新加坡教育工作者如果能善加利用自身的中英雙語優勢,仍然大有可為。」
在筆者看來,這番言論的脈絡仍是陳腔濫調。在中國改革開放後,流行起中國文化風,有外國人真正欣賞並要學習華族文化。而在今時今日中國經濟騰飛,人人都想分一杯羹的情況下學習漢語。不論是海外華族學生,還是非華族的外國人也好,學習漢語的人數每個月是幾倍數的增長。我國整體水準是否真的較高具有競爭力?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有一點筆者認為有必要強調的是,新加坡擁有相對優勢的英語和華語應用環境」,並不代表新加坡人就必然有雙語優勢!國人應該有警覺性,在這個地球村的年代雙語已經不再是優勢,而是想在任何一個國際都市做個世界公民的必備條件。因此,只能精英」卻不懂得「精華」的新加坡人可要擔憂了。
此外,在國際舞台上,若真要與其他海外華族學生相提並論,新加坡華族學生中文程度一定得保持在華僑之上,那根本不是優勢,只能算是最基本的防線。不論是印尼華僑、泰國華僑、韓國華僑,還是任何在歐美長大的華僑,他們很有可能都略勝一籌。因為,若一個新加坡人和一個華僑申請同一份跨國企業的職缺,兩人擁有同樣的學歷,那華僑懂得語言一定比新加坡人多最少一個。不論是泰語、韓語、日語或德語。尤其是西方國家的華僑,很有可能會西班牙語和法語會話。、

對症下藥
學習語言,最重要的莫過於環境。在家裡父母不用母語,兒童根本無法多接觸到母語。在幼兒園和學前的豆豆班,老師教學也使用英語,而播發的卡通節目也以英語為主。有些學童到了中小學,才真正接觸到自己的母語,但恐怕有點晚了,在雙語教學的制度下,比例並不是五五分,而是八二分,除英語外,數學、歷史等都用英文授課,而只有在華文課上才講華文。但學童已習慣用英語交談,有些甚至還排斥說華語。所以要年輕一代掌握好母語和英語,就必須確保他們從小就開始接觸和學習兩種語言,為了在孩童接受學前教育的時候就開始為他們打下紮實的雙語基礎。
近日,李光耀宣佈設立一個全新的雙語基金,希望大力加強學前教育機構教導雙語的能力。這個「李光耀雙語基金」將由教育部管理計劃籌集一億元基金將用來設計適合學前教育孩童使用的英語和母語教材以及提升師資為學前教育機構提供更有利教導雙語的環境。筆者認為,加強母語能力,幫助學生喜歡上中文不只是應該一味地把課業簡單化,而是應該能深入淺出,而從小提供一個適合母語文化的學習環境,讓孩子潛意識知道母音並不比英語遜色,也有相同的重要性。這,氛圍,才會是近幾年來最好的政策改變。


[報告的寫作動機]
英文的
幾乎所有筆者接觸到的台灣人都看過梁導的電影,不是《小孩不笨》系列,就是《錢不夠用》系列。當然有不少人和筆者找話題聊時,會客氣地給與新加坡雙語教育制度不錯的評價,也有人會說羨慕筆者有雙語優勢。但讓這些觀眾影響深刻不只是競爭激烈的環境,還包括了星語。以致於筆者在台北還沒開口說英語前,就已經被認定英語程度不及西方人,一定是不標準的英語,而嚐到地域性的歧視。
在申請英文家教的工作時,不只是單純地挑剔著口音,就連膚色也被默默地列入最重要的考量。當家長最後決定錄取那名洋人時,筆者覺得既無奈又可笑,因為對方是個英文程度真的不好的法國人。英文程度遭置疑,不單是因為筆者操的不是美國口音,而是一張亞洲人的臉孔,這是常見的事。自以為英文程度比其他亞洲國家好的新加坡人,整體上他們確實有這自我感覺良好的本錢,畢竟獅城是少數以英語為大環境操作語的亞洲國家。但這並不代表其他國家的人就會如此認同,或接受新加坡人就是把英語當作以第一語言,能算是「native speaker」。就連中國、日本學校在聘請英文教師時,看得也不只是學歷和資歷,首先應聘者就得通過國際的門檻,那並不包括以英語為主流語的新加坡。

中文的不足
至於中文程度,每當國人出門到中國、台灣或香港等華人地區,常常還是不能單以華語和當地人交談,很多時候還是得靠英語補助。就像筆者時常在西門町聽到獅城遊客用中英夾雜的語言和攤販購買東西,而筆者也曾三番兩次為新光部隊的阿兵哥做翻譯。
語言的大環境非常重要,所以筆者認為中文流行文化在獅城也有必要更有吸引力。連續劇、電影都要更有內容更精彩,來興起當地的中文熱。就像「哈韓迷」會特地為了追偶像,去學韓文。在台灣,筆者也認識到原本只懂泰語和英語的泰國華僑為了有機會和偶像溝通,到師大學中文。她無意間在網上聽到台灣女子團旗S.H.E的歌,被吸引了就一張一張專輯地買,也開始追她們三人的偶像劇集。待在台灣的短短一年,不停參加S.H.E的任何活動,甚至有一次拼命消費為了爭取到和Ella共進下午茶的機會。至於筆者,也仍在追求進步中,希望能擺脫「兩頭不著岸,吃力不討好的情況。

參考資料:

1)《新加坡雙語教育政策的沿革與新機遇》吳英成,2007 南大國立教育學院
2)《
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李光耀,2011 Strait Times Press Books
3)《双语教育李氏父子意见不一》杨晓2009125北京青年报
4Census of Population 2000 Statistical Release 1: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Education, Language and Religion©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Republic of Singapore
5Census of Population 2010 Statistical Release 1: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Education, Language and Religion©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Republic of Singapor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