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0, 2012

當初笑容打敗太陽

那天,我們在聊big的近況。
妳說,國慶他想和我們過,他也希望年底我能飛回去一趟。
big忽冷忽熱,典型半糖主義,即使並非故意,但事實如此。
應對這位大忙人,我也只能持半鹽主義:他的話聽信一半。
(take his words with a pinch of salt, just a painless pinch)
另一半空間留給自己,當他放我飛機時,最少我還能及時自行駕駛。
不落空不失望。

妳又突然問我,nic呢?還有感覺嗎...
當下,我真的沒辦法回答,腦漿被急速冷凍。
「不想聊這話題。」
若非答不可,答案是,不去想。
不想可能就會好了。

但我剛才找到一張舊的記憶卡,存有好多照片。
有一年前他和我家人一起吃團圓飯的畫面。
怎麼能笑得太燦爛?這麼理所當然的快樂?
(不懂當時怎麼辦到。現在的我更是不懂。)
因為除夕半夜我們終於掀對方底牌。
以往分手說了一遍又一遍,但當晚不同。
這是結束的開始。

看起很甜、像來熱戀的情侶。
怎麼隔天大年初一就得分手?
難怪我媽氣了好久、一直嚷著她不明白。
我也沒想到。

是假面表面應酬敷衍的..
笑容?說還愛我,只是用言語做無謂的拉扯。
擁抱沒有溫度,只是想早點平息這場風暴?
沒想到之前的快樂像幻影。如此不..真實。

他沒錯。只是做了濫好人,關心我想把傷害縮小。
拖拖拉拉直到除夕,還以為兩個人都在努力挽回。
原來,這是我的獨角戲。

之後我們拖泥帶水,拖得滿身傷,似開著的水龍頭,淚流不停。
我這條不值得同情的可憐蟲,好可笑。
他。沒錯,只是太軟弱。是可悲。

愛情變質是我們都變了?
改變就是長大的代名詞吧。
既然我們得長大,那之後能不能都學會如何誠實地離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