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6, 2012

說不出口的...

和弟弟、好友過了聖誕。
應該是很感恩他們,特地到國外陪我過節和之後一起跨年。
不過,現在有莫名的感傷。這麼快。就。一年了。 突然... 想起了你。

死小孩,一週前(19日)本是你23歲的生日,剛步入大學享受青春燦爛的時刻。
但,三週前(5日)卻已經成為你... 一週年的死祭。你離開大家的365天,愛你思念你的人繼續好好地活著。或許,你的至親和摯愛,有時,難免活在過去地影子裡。不斷播放著和你相處的種種片段,深怕記憶裡的笑容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退色。或許,也有人因為失去你,突然醒悟,要更加珍惜和把握住每一天,因此他們的2012年過得非常精彩。去了你想去的地方,為你完成些你想做的事,他們並沒有讓你失望吧?

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我想起了你。
應該沒有人能明白我此時的心情。我們不算交心的好友,只是同班同學,畢業後一年難得見上一次面,即使見了面,也不過就是抬槓罷了。這也不是我第一次失去家人或朋友。家人逝世時的悲痛是很深刻的,朋友喪生意外時的錯愕,我也經歷過了。但你的死,為我帶來很大的震撼,真正體會到了事實的殘酷。

在我認識的男性友人中,你最孩子氣,也最討喜。不會在你面前承認,但,你確實比我更有理想,更有年輕人的活力朝氣,像是陽光般的燦爛,討厭的是,你就是那種沒有人會討厭你的golden boy。正因為你這麼有生命力,從來沒有想過你會在大伙的生命中殞落。一直以為在班聚仍能和你拌嘴,將來一起出席其他老同學的婚禮,或者去看你在pub表演,見見你在台上的風采。事實是,這一切都不可能了。

沒有人會明白我在慚愧什麼。

有人說,經歷災難或意外的人,生存者或許會有「survivor's guilt」。這和我應該扯不上關係,不過,我好像能明白那種症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雖不是因你的死,而感到內疚。但一想到你被剝奪了一切,而還好好活著的我,仍得過且過地過日子。還很奢侈地浪費時間做無謂的事,我就不禁感到慚愧,無地自容的慚愧。

慚愧的是,我還可以用「明天」,當作藉口,在推拖。

事實是,沒有人能保證任何人的明天。
照常理推論,只有23歲的我們,應該還是能一覺醒來,健康地活著,日常生活重複搬演著。但是,又有誰知道我們不會在睡夢中猝死?我們不會發生意外?或是像你一樣,死於非命?即使他們沒有資格,那羣無知狂妄的人還是奪走你的生命,你的夢想,你所有的明天。

_________


在終結判詞時,法官簡短的一句話,就成為了你這一生的縮寫。
The Accused is relatively young and so even after his period of incarceration would still have potentially many years to make amends. Not so for the 21 year-old Deceased whose life had been cut senselessly and tragically cut short in his prime.

但是,你不應該被悲劇化。你不是,不是可憐的人。我不想再記得這些負面的情緒。
我只想記住你帶給大家的歡樂。你仍然是大家和我心目中的golden boy。

今晚,再次想起了你,想起再也沒有機會去實踐任何事的你,我,不應該感到慚愧。我該做的是,下定決心,改掉得過且過的惡習。只要鞭策自己,我也能完成該做的事,過我想要的人生。子軒,你說不是嗎?


下個月,我就要回家過寒假了。到時,和同學聚一聚時,你會看到我的改變...

Saturday, December 15, 2012

moonwalking with Einstein

we forget how rarely we forget.

Sunday, October 28, 2012

you heart breaker..

...two drifters off to see the world
there's 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

還是會不自覺想起。

Sunday, September 23, 2012

I'm not

a good daughter, definitely not the daughter you want deserve.

Saturday, June 2, 2012

粉色的謊言

謊言是說了但不算數的話,算數卻說不出口的話。
謊言是太遲出沒的安慰,太早脫口而出不被兌現的承諾。
謊言是個美麗的錯誤我義無返顧選擇相信...你。

世界上不只有善意的白色謊言。
也有裹著夢幻色彩的謊言。
世事並非
,非黑即白。

pastel lies
lies are words said but not meant, meant but left unsaid, words that came too late.. or early hence couldn't be fulfilled. lies are the beautiful words that i choose to believe despite all odds.

there aren't just white lies that are kind.
lies coloured in dreamy pastels exist as well.
it isn't a matter of either dark or light.


十年♥

L: 迷糊鬼一直迷路。
很怕找不到回家的人,怕看不到熟悉的面孔。
日子越長,方向感越來越不好,視線也模糊了。


Yen: 不用担心....
第一, 找不到家?老娘带你回家...
第二,怕看不到熟悉面孔?来facebook看老娘的大饼脸,附送馒头一个!
第三,日子越长方向感越差?老娘有钱有闲就飞去找你,可能顺便再带几个“猪朋狗友”, 再提醒你路要怎么走...
第四,视线模糊?要不就是你近视加深,要不就是你哭道看不清楚,好啦,我会带kleenex去找你的...
有什么疑难杂症,来找老娘,就算我救不了你也会帮你出些馊主意....哈哈哈!
 
 30 September 2010 at 07:02 ·

Thursday, May 31, 2012

《新加坡雙語教育政策成功嗎?》


「由於華語、馬來語、淡米爾語與英語並列為新加坡四大官方語言,國家領導人在許多重要的慶典都會以英語和三大種族的個別族群共同語發表演講。國會議員也可以在國會以個別族群共同語發言,但畢竟仍屬於少數,大多以英語為交流、辯論的主導語言。總之, 華語、馬來語及淡米爾語的社會語言地位並不高,既不是政府部門的行政工作語言,也非 政經活動的主要交際語言。這三大種族的個別族群共同語的主要功能是傳承族群文化和維繫族群交流,社經地位遠低於英語。」-吴英成教授,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


[從電影看雙語]
電影簡介
以詼諧的手法來關心社會現象,新加坡知名導演梁智強的《小孩不笨》系列,電影和連續劇題材寫實,受到不少國人的好評,而在亞洲也十分賣座。故事圍繞著三個小學生(國彬、文福和Terry)的校園生活和家庭狀況。他們在四年紀分流制度下,依學習成績被分類為不同級別。進入學業最差的班級後,三人不只得更盡力達到自己父母的期望,還得面對其他級別同學的家長,甚至是老師,種種對於「笨小孩」的刻板影響。

多語夾雜的環境特質
這些作品不只讓一家大小在輕鬆觀賞影片時,(尤其是為人父母者)能更加瞭解莘莘學子們幼小心靈內的種種煩惱,也讓不少國外的觀眾對獅城的教育制度有進一步的認識。但國外的觀眾看到的不只是獅城的教育環境,而是整個雙語夾雜,更精準來說,是多語夾雜的大環境。電影裡的語言多元性,除了有華語、英語、方言的對話,也包括了中英馬來語及方言煮成的羅雜(Rojak)語言-星式英語(Singlish,簡稱:星語)。

(這一點,是筆者到了台灣後才領略到的。)
劇中小孩們多時是以華語對話,有時也會中英夾雜交談著,而他們的家庭背景不同,父母所使用的語言也不一。國彬來自中產雙收入的家庭,父母像是都受過高等教育,母親是文職父親從事廣告業,都能以較標準的華語或英語對話。而文福來自較底收入的單親家庭,媽媽是小販,教育程度不高,英文程度也不好,頂好是以星式英語和華語、方言和顧客、孩子溝通。至於Terry,家境富裕,父親白手起家擁有中小型食品企業,但並非是大專畢業生,所以也是以星語和華語來表達自己(有時甚至用方言暴粗口)。不過,Terry母親則是典型英校生,能說一口很溜的英語,但中文程度低落,在適當的時候也會用星語來表達自己,或宣泄不滿。三種家庭背景就能呈現出一般新加坡華人語言能力的差異。


[語言能力差異前因後果]
新加坡華人語言能力的差異,除了在上文提到的電影中父母類型
1
)中英兼通
2
)華語行英文不好方言也行
3
)典型英校生華語一定不好,還有其他類型如:
4
)典型華校生英語一定不好
5
)英文行華語不好星語最好
6
)中英都不行只懂方言
7
)中英馬來語方言都行
(筆者把語言程度簡單地分3個級別為:好、不好、還行。)

先輩長輩的語言環境
最早期的移民和過番客,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接受基本教育,因此多數人都以各地的方言交談,並學習南洋當時原有的語言(英語、馬來語及各類別如爪哇語等)足以溝通。大多數的(曾)祖父母輩就形成了類型(6)和(7)。而他們的子女也就是二戰前在新加坡出世的第一代公民,選擇不是英殖民政府的英校就是宗鄉會館辦的華校。因此,他們就成為了(2)、(3)和(4),只能單語能力強,依據不同家庭背景,他們方言和馬來文能力也可能有被培養。

影響二戰後新生兒、XY時代的教育政策
讓我們加快步伐到國家自主走向獨立。當時剛上位不久的總理李光耀,從決定關閉南洋大學至在1983年底宣布,所有學校到1987年主要都會用英語教學,下一代新加坡華人中文水平的宿命就早已在他們出世之前被安排了。後來,所有學生除以英語為主要教學語言外,還必須修讀所屬族群的「母語」課程。但也毋庸置疑的是,人民行動黨政府基於國家發展和族群團結的原由,而推出的雙語教育政策,是必要的決定。

「在新加坡的華族社群裏,華族學生必須接受「英文為主,華文為輔」的雙語教育體制,在基礎教育階段修讀十到十二年的華語課程。但相對于英語應用能力,華語在新加坡的教育體系只是單科,教學時間有限,本地學生聽說能力還行,「讀寫能力"」卻不斷弱化。」
因此,現在大多數中小學的情況是典型的(4),而不是像政府理念中理想的(1)。但還是有不少人堅稱他們有雙語優勢;不要說精通,單就真正的雙語能力兼併的人,就已少之又少。

雙語對立的角色
原本,政府是希望讓英語帶領人民走向世界,而延續母語能力以保留各宗族的文化、傳統和美德。經過多年雙語教育的推動,英語不但成為國人日常生活裡公領域、私領域的強勢主導工作語言,地位遠遠超過於另外3個官方語言,更令英語能力遠比母語能力強的人,有優越感而且也不慚愧。不過,與其說是推動雙語,其實更像是「母語」教學方針/政策的洗牌,就以中文為例,「母語」分級為「普通華文」和「高級華文」,之後再放鬆制度打造出「華文B課程」,但學生中文水平真的有低落到需要可笑的連新政策名稱裡都出現英文字母嗎?後來,還有研發出一系列「先認字後寫字」的教學模式至今使用,令筆者最費解的是,僅有人本末倒置地推出了用英語教母語的政策。治標不治本的政策屢見不鮮,只求能解決考試應對課業壓力,實際上只是加速「母語」的死亡,因為學生根本不會實際操作靈活運用。這不只是華族所面對的問題,也有越來越多印籍同胞的下一代也不懂自己的母語。有學者說,英語未來還可能取代族群「母語」成為新加坡學生第一習得語言。
實際上,不用等了,這「未來」已經浮現在眼前了。

英語才是「母語」?
以官方統計局每十年所發表的新加坡人口普查來看,2000年,76%華人在家裡說華語或方言,92%馬來人說馬來語以及43%印度人說淡米爾語。還是華族和巫族在私領域使用母語的還是大有人在,至於印度同胞不過半,很有可能是因為調查並不包括類別如泰盧固語、印地語(TeguluHindi)。
最常說英語的華族家庭從1990年的19%增加到2000年的24%;馬來家庭從6%增加到8%;印度族家庭則從32%增加到36%。但在2010年,不只在家說華語的華人滑落了10%至66%,而514歲的華族孩童在家中說英語的人數高達52%,而巫族和印籍孩童也分別增加至26%和50%。

雙語優勢?憂事?
即便如此,還是有學者說:「與其他海外華族學生相比,新加坡學生正規學習華語的時間是最長的,整體水準也比較高。由於新加坡擁有相對優勢的英語和華語應用環境,新加坡華文教師也累積獨特的華語教學經驗,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新加坡教育工作者如果能善加利用自身的中英雙語優勢,仍然大有可為。」
在筆者看來,這番言論的脈絡仍是陳腔濫調。在中國改革開放後,流行起中國文化風,有外國人真正欣賞並要學習華族文化。而在今時今日中國經濟騰飛,人人都想分一杯羹的情況下學習漢語。不論是海外華族學生,還是非華族的外國人也好,學習漢語的人數每個月是幾倍數的增長。我國整體水準是否真的較高具有競爭力?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有一點筆者認為有必要強調的是,新加坡擁有相對優勢的英語和華語應用環境」,並不代表新加坡人就必然有雙語優勢!國人應該有警覺性,在這個地球村的年代雙語已經不再是優勢,而是想在任何一個國際都市做個世界公民的必備條件。因此,只能精英」卻不懂得「精華」的新加坡人可要擔憂了。
此外,在國際舞台上,若真要與其他海外華族學生相提並論,新加坡華族學生中文程度一定得保持在華僑之上,那根本不是優勢,只能算是最基本的防線。不論是印尼華僑、泰國華僑、韓國華僑,還是任何在歐美長大的華僑,他們很有可能都略勝一籌。因為,若一個新加坡人和一個華僑申請同一份跨國企業的職缺,兩人擁有同樣的學歷,那華僑懂得語言一定比新加坡人多最少一個。不論是泰語、韓語、日語或德語。尤其是西方國家的華僑,很有可能會西班牙語和法語會話。、

對症下藥
學習語言,最重要的莫過於環境。在家裡父母不用母語,兒童根本無法多接觸到母語。在幼兒園和學前的豆豆班,老師教學也使用英語,而播發的卡通節目也以英語為主。有些學童到了中小學,才真正接觸到自己的母語,但恐怕有點晚了,在雙語教學的制度下,比例並不是五五分,而是八二分,除英語外,數學、歷史等都用英文授課,而只有在華文課上才講華文。但學童已習慣用英語交談,有些甚至還排斥說華語。所以要年輕一代掌握好母語和英語,就必須確保他們從小就開始接觸和學習兩種語言,為了在孩童接受學前教育的時候就開始為他們打下紮實的雙語基礎。
近日,李光耀宣佈設立一個全新的雙語基金,希望大力加強學前教育機構教導雙語的能力。這個「李光耀雙語基金」將由教育部管理計劃籌集一億元基金將用來設計適合學前教育孩童使用的英語和母語教材以及提升師資為學前教育機構提供更有利教導雙語的環境。筆者認為,加強母語能力,幫助學生喜歡上中文不只是應該一味地把課業簡單化,而是應該能深入淺出,而從小提供一個適合母語文化的學習環境,讓孩子潛意識知道母音並不比英語遜色,也有相同的重要性。這,氛圍,才會是近幾年來最好的政策改變。


[報告的寫作動機]
英文的
幾乎所有筆者接觸到的台灣人都看過梁導的電影,不是《小孩不笨》系列,就是《錢不夠用》系列。當然有不少人和筆者找話題聊時,會客氣地給與新加坡雙語教育制度不錯的評價,也有人會說羨慕筆者有雙語優勢。但讓這些觀眾影響深刻不只是競爭激烈的環境,還包括了星語。以致於筆者在台北還沒開口說英語前,就已經被認定英語程度不及西方人,一定是不標準的英語,而嚐到地域性的歧視。
在申請英文家教的工作時,不只是單純地挑剔著口音,就連膚色也被默默地列入最重要的考量。當家長最後決定錄取那名洋人時,筆者覺得既無奈又可笑,因為對方是個英文程度真的不好的法國人。英文程度遭置疑,不單是因為筆者操的不是美國口音,而是一張亞洲人的臉孔,這是常見的事。自以為英文程度比其他亞洲國家好的新加坡人,整體上他們確實有這自我感覺良好的本錢,畢竟獅城是少數以英語為大環境操作語的亞洲國家。但這並不代表其他國家的人就會如此認同,或接受新加坡人就是把英語當作以第一語言,能算是「native speaker」。就連中國、日本學校在聘請英文教師時,看得也不只是學歷和資歷,首先應聘者就得通過國際的門檻,那並不包括以英語為主流語的新加坡。

中文的不足
至於中文程度,每當國人出門到中國、台灣或香港等華人地區,常常還是不能單以華語和當地人交談,很多時候還是得靠英語補助。就像筆者時常在西門町聽到獅城遊客用中英夾雜的語言和攤販購買東西,而筆者也曾三番兩次為新光部隊的阿兵哥做翻譯。
語言的大環境非常重要,所以筆者認為中文流行文化在獅城也有必要更有吸引力。連續劇、電影都要更有內容更精彩,來興起當地的中文熱。就像「哈韓迷」會特地為了追偶像,去學韓文。在台灣,筆者也認識到原本只懂泰語和英語的泰國華僑為了有機會和偶像溝通,到師大學中文。她無意間在網上聽到台灣女子團旗S.H.E的歌,被吸引了就一張一張專輯地買,也開始追她們三人的偶像劇集。待在台灣的短短一年,不停參加S.H.E的任何活動,甚至有一次拼命消費為了爭取到和Ella共進下午茶的機會。至於筆者,也仍在追求進步中,希望能擺脫「兩頭不著岸,吃力不討好的情況。

參考資料:

1)《新加坡雙語教育政策的沿革與新機遇》吳英成,2007 南大國立教育學院
2)《
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李光耀,2011 Strait Times Press Books
3)《双语教育李氏父子意见不一》杨晓2009125北京青年报
4Census of Population 2000 Statistical Release 1: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Education, Language and Religion©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Republic of Singapore
5Census of Population 2010 Statistical Release 1: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Education, Language and Religion©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Republic of Singapore

Thursday, May 17, 2012

2 weeks later

you know you got the flu bug real bad when..
you thought you would die choking on your own phlegm. :(

Sunday, May 13, 2012

心跳


緊緊靜...
靜僅僅握住我
一人




不住
你知我心
中住了一頭獸
倔強好強(ㄏㄠˇ ㄐ|ㄤˋ)
好強(ㄏㄠˋ ㄑ|ㄤˊ)

不用言無須語

靜靜緊緊近近抱住我
近至舔吮的氣息都是你
近至令你屏氣攝息

有時


只需一個擁抱

Friday, April 20, 2012

當初笑容打敗太陽

那天,我們在聊big的近況。
妳說,國慶他想和我們過,他也希望年底我能飛回去一趟。
big忽冷忽熱,典型半糖主義,即使並非故意,但事實如此。
應對這位大忙人,我也只能持半鹽主義:他的話聽信一半。
(take his words with a pinch of salt, just a painless pinch)
另一半空間留給自己,當他放我飛機時,最少我還能及時自行駕駛。
不落空不失望。

妳又突然問我,nic呢?還有感覺嗎...
當下,我真的沒辦法回答,腦漿被急速冷凍。
「不想聊這話題。」
若非答不可,答案是,不去想。
不想可能就會好了。

但我剛才找到一張舊的記憶卡,存有好多照片。
有一年前他和我家人一起吃團圓飯的畫面。
怎麼能笑得太燦爛?這麼理所當然的快樂?
(不懂當時怎麼辦到。現在的我更是不懂。)
因為除夕半夜我們終於掀對方底牌。
以往分手說了一遍又一遍,但當晚不同。
這是結束的開始。

看起很甜、像來熱戀的情侶。
怎麼隔天大年初一就得分手?
難怪我媽氣了好久、一直嚷著她不明白。
我也沒想到。

是假面表面應酬敷衍的..
笑容?說還愛我,只是用言語做無謂的拉扯。
擁抱沒有溫度,只是想早點平息這場風暴?
沒想到之前的快樂像幻影。如此不..真實。

他沒錯。只是做了濫好人,關心我想把傷害縮小。
拖拖拉拉直到除夕,還以為兩個人都在努力挽回。
原來,這是我的獨角戲。

之後我們拖泥帶水,拖得滿身傷,似開著的水龍頭,淚流不停。
我這條不值得同情的可憐蟲,好可笑。
他。沒錯,只是太軟弱。是可悲。

愛情變質是我們都變了?
改變就是長大的代名詞吧。
既然我們得長大,那之後能不能都學會如何誠實地離開。

Monday, April 16, 2012

genes from mama

I've a kindness deficit disorder in my genes, that means I've no clue how to react to goodwill, sweet words, nice gestures and positive thoughts with kindness. My default response would be coded with barbed wires. Don't attempt to tug at any heart strings, you shall be hurt.

...it's inherited. You've been warned.

有時只是小事,只是自己愛哭,只是還是個小孩,只是自己不懂事不懂妳不懂your brand of love... 只是因為是妳,所以不是小事,但是,算了。

媽。


Friday, March 30, 2012

four months

死小孩

don't think i'll feel comfortable leaving this message publicly on your wall, we weren't that close. urgh, all we did was to banter and tease every time we met, and that was like once a year if we were lucky. (and i hate that i've to use past tense in every single sentence.)

are you in heaven...?
i lack of the word for a better place based on my agnostic theist belief. and the point is, i truly want to believe that your sudden death (this young) has a better explanation than this is just a bad hand of cards fate has dealt to you. so, let's just settle for heaven, shall we? while you are in heaven busy worrying about all the people who loved and mourned your death, did you know it was pouring in Taipei... i couldn't stop crying for hours after i received a call from yen. i cried till my throat went dry and there was this bad taste in my mouth. this isn't the end, is it? here i'm in a foreign city on this planet in this dimension, wishing so badly you've found peace somewhere somehow.

...always thought you're the golden boy in our class. but of course, i couldn't stand the smirk you would wear or so i imagine if i (still have the chance to) tell you that. you ARE. (just wanna say this out out in present tense.. i'm just being silly i guess) and always would be. sunny, cute (act cute), smart (AND smart arse :P) say the darnest things but you are really sweet at times. you are the kid of our class since you're the youngest and you would remain so.. regretfully so.

you're always in my prayers although i lack of a.. well-defined religion. zx, i miss you. that silly boyish signature grin of yours. cchsm school life would be dull w/o you in my class. maybe we would get to relive our lives in heaven. (of course only the awesome bits that we chose to commemorate) maybe we would be donned in that all-white uniforms laughing, fooling around, studying and being that young once more. maybe you would get this message.

maybe.

Monday, January 16, 2012

題目 - 都:功能


摘要
多功能副詞“都”是範圍副詞,也是語氣副詞;能表達“已經”時段上的意義,但它到底是不是時間副詞?

前言
汉语中全稱量化的副詞(universal quantifier)“都”,被學界公認的多功能,一是範圍性、二是強調性。而“都”也有另一功能,但被受爭議,那就是時間性;“都”是否據有“已經”的時間副詞功能。由於,表達時間范疇的其他時間副詞,也可以”(範圍功能)在同一句中共現并受其量化,而使“都”成為量化時間副詞。黃文楓,2010)本文也將觀察“都”一些全稱量化和隱含差比的例子


文獻回顧
中華民國教育部
網站上電子版的《重編國語詞典修訂本》為“都”(副詞)下了三個解釋:(1) 皆。概括全部的意思。如:「都好」、「都是」;(2)還、尚且、甚至。如:「他都如此說了,你又能如何!」、「他一動都不動,活像個木頭人似的。」和 (3) 業已、已經。有加重語氣的意味。如:「誤會都造成了,你懊悔也沒用!」如呂叔湘《現代漢語八百詞》(1980) 裡對於“都”所提出的解釋相同。但在傳統漢語研究中王力、朱德熙卻認爲“都”的字義項只有一個,也就是範圍的副詞,或表全稱的範圍副詞。也有現代學人則認爲把“都”分爲兩個義項:(1) 表示範圍、(2) 一個表示語氣;或是表示總括和表示強調。


正文
一、功能
1)總括範圍
“都”總括的方面比較多,主要有以下幾種類型
1.1
-總括主體。這裏所說的主體包括動作行爲的施事,也包括非動作動詞或形容詞作謂語時的主語成分。
 
例:我們都走了。(動作行爲的施事)
 
同學都原意負責。
老闆們都稱贊你的計劃書。
他們幾人都是台大學生。(非動作動詞作謂語時的主語成分)
消防員都很英勇。(形容詞作謂語時的主語成分)
1.2-總括動作行爲的對象。
 
例: 這幾餐盒都很好吃。
我把杯子都打翻了。
我都找他們談過了,但他們還是不同意。
1.3-總括動作行爲發生的時間、處所。
 
例:這個星期他都沒來上班。(時間)
 
我在新、馬、港、澳都遇見了我的老同學。(處所)
  每年一到端午,我都特別想念祖母。
1.4
-總括條件。
  例: 無論夏天或冬天,我都想游泳。
不論是總統還是平民,都要排隊。
 
無論是誰,他都不會給他面子。
1.5-所總括的對象前可以用表示任指的疑問代詞。
  例: 怎辦都可以!
我什都不要。
兒都沒去,一直在等你!
1.6-與“是”字合用,說明理由。與“是”連用總括原因,把原因歸結爲某人或某事身上,說話者常帶有抱怨的語氣。
 
例:都是為了你,我們才會錯過班機!
  都是他不好,你就沒一點責任?

2)表示強調(語氣)
呂叔湘也將“都”解釋為甚至的意義。
 
例:
(a) 聽說新上映的驚竦片很恐怖。
       
怎麼可能?那部電影我都敢看。
(b) 新來的接線員可愛
        哦,負責清潔的老阿婆都美得多。
(c) 你到過鄰國遊玩
        非洲我都去過了。
(a)說話者交談的對象,一定之前就知道說話者是較膽小的,否則說話者不會拿自己和恐怖片來凸顯差比。而回答問題時,說話者也未必會直接回答,有時可能會拐一個彎,以邏輯推理的方式以引導對方注意他的言外之意。以(b)為例,說話者根本不提新人,反倒稱贊老阿婆漂亮,所以發問者聯想一下就會知道新人一點都不可愛。而(c),說話者為了強調(炫耀)自己“welltraveled”,也不直接正面回答,卻說自己甚至非洲都去過了;那想必也一定曾到鄰國去過。

丁聲樹等人編寫的《現代漢語語法講話》裡中也提到,除了以獨立的形式表達,也以“連”的句型表意。以這類呼應形式來表達隱含差比義時,通常說話者都設計了一個預設,再加以強調不達預設的落差。
  例: 
(a) 這個說得太爛了,連三歲小孩都能識破。
(b) 他未免太狠了吧,連自己的女兒都下的了手。
前後呼應,所以(a)說話者為所設的前提,是三歲小孩是分辨不了真話和話,那句才能成立,以發揮“都”的功能。而(b)也是如此,以虎毒不食子作為預設。

3.1)時間性
有學者認爲“都”能表“已經”的時間副詞義。持此觀點的學者多以“都 + 數量詞語 + 了”結構的語料來證明。雖然這樣的結構 有“已經”的時間義,但並不能證明這種時間義就是由“都”來表達的。大量語料證明即使沒有“都”,此類結構還是帶有“已經”的意義。
 
例:都七點鐘了 七點鐘了
後者沒有“都”但仍表達已是七點鐘的意思;不過但數量詞語後的“了”被刪掉,該結構的“已經”意義也會隨著消失。
  例:我們多久沒見了?
(a) 已經十年了
(b)
都十年了
(c) 十年了
(d) 十年
雖然(a)(d)都是指十年過去了,但我認為(d)只是純粹在客觀的敘述。而(c)雖然省略了“已經”,但其意義和(a)無異,都是強調時間的流失;(b)則帶有主觀的味道、表達事情和自己的預期有所不同。

有一首耳熟能詳的流行歌曲《我等到花兒也謝了》是以清楚地闡明我認為“都”屬非時間性副詞的最佳的例子。
      
每個人都在問我到底還在等什麼
           等到春夏秋冬過了 難道還不

            ………
      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 我等到花兒謝了
很顯然“都過了”、“也謝了”,都是指已經的意思,“都”和“也”這兩個副詞在此,主要的功能還是語氣,凸顯“我”有多麼的無奈、多痛苦的等待,也就是暗含指責對方的意思。

若把歌詞中的“也”和“都”互相對調位置,詞意還是沒多大的變化,但把它們由“已經”來取代的話,就會詞不達意了。就像是日常生活中,我會說:“等你換件衣服,我的茶都涼了。”要是說成“等你換件衣服,我的茶已經涼了。”,我等人和茶涼了的關係就不明顯了,感覺不出我是在怪對方。

3.2)量化時間副詞
兩類時間副詞表時副詞表頻副詞范圍副詞"都"結合而量化對象的總結出“都量化時間副詞時的義模式。
量化對象必須位于“都前且具有[+複數性]的特征。不過,現有研究一般關注的是它量化實體的情況 。
 
例:他[隨時都]會打、邊工作邊懶。
我們[永遠都]會支持你!
我[常常都]會想起他。
在以上的例子中,範圍副詞“都”前只有單數NP和時間副詞,而單數 NP 並不符合[+ 複數性]的特征,所以不可能是“都”的量化對象。因此,在這種情況下“都”量化的就不是普通實體(NP)而是時間副詞。此外,我們還發現並非所有的時間副詞都能受“都”量化。

而馬真共列舉了127個時間副詞,悉數羅列如下:“按期、按時、必將、畢竟、便1、 便2 、不時、才1 、才2 、曾、曾經、常、常常、趁早、遲早、從、從此、從來、當即、到底、登時、都、頓時、而後、趕緊、趕 快、趕忙、剛、剛剛、姑且、忽然()、還、還是、及早、即將、即刻、急忙、間或、漸、漸次、漸漸、將要、就1 、就2 、 就要、快、老、曆來、立即、立刻、立時、連忙、臨、馬上、每每、猛地、猛然( ) 、蓦地、偶爾( ) 、且、權且、然後、 仍 、仍 舊 、仍 然 、日 見 、日 漸 、霎 時 、時 常 、時 刻 、時 時 、始 終 、事 先 、素 、素 來 、隨 後 、隨 即 、隨 時 、同 時 、往 往 、先 、 先行、先後、現、相繼、向來、行將、業經、業已、一度、一齊、一同、一下( ) 、一向、一直、依舊、依然、已、己經、 永、永遠、有時、預先、在、暫、暫且、早日、早晚、早已、早就、照常、照舊、照樣、正、正在、直、至今、終歸、終將、 終究、終久、終于、總歸、驟然、逐步、逐漸、總”。當中就有 28 個單音節的時間副詞,基本上都不能與“都” 共現。

結論
與其說“都”是時間副詞,我認為它更像是被量化的語氣副詞。作為語氣副詞,不論是褒貶,“都”都強而有力地點出說話者的重點。而若是以“連”的型態,似乎較常都是帶有諷刺、貶義或是較誇大的表達來強調說話者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