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3, 2011

離家出走

每隻螞蟻都有眼睛鼻子
如同台北市大路小巷都大同小異
轉角就是711全家康是美屈
臣士
記不記路名有何關係

街景是不熟悉的新人生舞台
到處的告示牌霓虹燈螞麻麻密密
四四方方的字體她不認識
「我說的話。你,到底,聽。有沒有。懂?」

夢幻中城市裡的美景一幕幕消失
變成夢魘裡一輛輛吐煙的怪獸
彼此追逐看誰先能把她吞噬
快,逃進繁忙的夜市!

擺脫了碳黑二氧化碳又遭
油膩美味的炸雞排厭惡的臭豆腐撲鼻襲擊
想放棄離「家」出走
在人海裡溺斃前看!

那是一盞掛在101的燈
像燈塔指引
越來越大,離「家」越來越近
但家鄉那綠草地只剩海市蜃樓之影

新娘子回來了
看著她外籍老公
咬著不舒服的台羅音節
說:「對不起



看了《我的
強娜威》和《Pinoy Sunday》(台北星期天,不過我更喜歡它的英文片名)
老師要求我們寫1000字的報告。但在我吐出4500多字的專題報告後,頭腦裡整下的思緒片片斷斷,所以我就,嗯...只將它們縫合。做了一首不到300字的新詩。
阿彌陀佛,希望老師會手下留情。
善哉善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