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9, 2011

499..5...

when I was in kindergarten
bedtime routine was counting sheep 

(or was it peeing my pants?)
those fluffy ballerinas leapt
over the rainbow, one by one
and before I knew I was in lala-land
after thousands thousands of nights
who could have knownthe innocent lambs gave way to nightmares?
(and when the stress gets to you, it's okay to shit your pants)
the colours drained away
just as the mascara ran after each tear

more than an ocean away I lie on the bed I made
recounting the days reliving each story
which was the last smile 

that was truthfully meant for me?
dolce vita, the time spent had evaporated
condensing into a pool of 

whisky smashed after our last fight

day one, we met...
a tale about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silently as the thief of night

this is an unsung song

till the very last day of Jan



...almost 500 days of summer.

Tuesday, December 13, 2011

離家出走

每隻螞蟻都有眼睛鼻子
如同台北市大路小巷都大同小異
轉角就是711全家康是美屈
臣士
記不記路名有何關係

街景是不熟悉的新人生舞台
到處的告示牌霓虹燈螞麻麻密密
四四方方的字體她不認識
「我說的話。你,到底,聽。有沒有。懂?」

夢幻中城市裡的美景一幕幕消失
變成夢魘裡一輛輛吐煙的怪獸
彼此追逐看誰先能把她吞噬
快,逃進繁忙的夜市!

擺脫了碳黑二氧化碳又遭
油膩美味的炸雞排厭惡的臭豆腐撲鼻襲擊
想放棄離「家」出走
在人海裡溺斃前看!

那是一盞掛在101的燈
像燈塔指引
越來越大,離「家」越來越近
但家鄉那綠草地只剩海市蜃樓之影

新娘子回來了
看著她外籍老公
咬著不舒服的台羅音節
說:「對不起



看了《我的
強娜威》和《Pinoy Sunday》(台北星期天,不過我更喜歡它的英文片名)
老師要求我們寫1000字的報告。但在我吐出4500多字的專題報告後,頭腦裡整下的思緒片片斷斷,所以我就,嗯...只將它們縫合。做了一首不到300字的新詩。
阿彌陀佛,希望老師會手下留情。
善哉善哉。

Saturday, December 10, 2011

這是我的溫柔

分手前,我們互相傷害。
分手時,你解脫了。
沒想到,分手後,我仍讓你持有傷害我的能力...


「你還是要幸福... 你千萬不要再招惹別人哭,所有錯誤從我這裏落幕。」

凌晨時分,聽到情歌裡的這麼一句,我哭慘了。稀裡嘩啦。
我還是很怨你,也...原來,還是不能釋懷,但你還是要幸福。
除此之外,你似乎沒什麼能為我做了。

不。



其實,你能為我做的,還有另一件事
-讓從你生命中我徹徹底底地消失。
當作我們沒有過去,也沒有認識。你的記憶裡沒有我這個人。
分手後,你總覺得你是把我看清了吧。覺得我糟透了。
想當初自己怎麼喜歡上這樣一個女生?
很後悔自己之前的愚蠢。為我掉過眼淚,很浪費吧?

我聽說了。
你對周圍的朋友說你前女友的不是。那女主角就是我。
對你而言,我可能只是一場噩夢,再慶幸不過能從噩夢中醒來。
不經思索說我壞話,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那是你認知的事實。
但遺憾的是,我不爭氣的,只記得你的好;
殘忍的是,我...說不出你的不是;
要是說了氣話,我心裡閃過的,不是你醜陋的一面,而是失去的美好。
朋友心疼我,數落你時,我還是會立刻維護你,為你說話...
還是太在乎你。

為你說話,我不是稀罕做什麼好人...
只不捨得你背著所有實在或莫須有的罪名。
但做好人,原來。真的。很累。
沒有捨不捨得,最終只換來疲憊。
夜靜下來,一人獨處時,想著惦著戀著...
你過得好不好,騎車時是不是又出了小意外;
有沒有和爸爸又起爭執,發悶氣或難過的自己躲在房里哭?
思念只能化為默念,默唸著你的名字。
我,不能再為你說話了。

你不能想像
當我知道你只記得我多麼不堪,
提到我時,只剩惡言相向...
那種感覺就像被人暗傷。

所以...請你把我從記憶裡刪除了。



不能為自己辯解,也不會有人為我說話,我只能安靜的..
不再為我心目中的你辯護。

Monday, December 5, 2011

ZX

死小孩,你說我才要擔心長大變老這回事。
太過份了,你怎麼能就這樣永遠不長大?
今年的12月,再也沒有一聲「fellow 死小孩」了。
一時大家都好難接受... 可是。
好好地睡吧,我心目中永遠的小男孩。

縮短了聞一多為夭折長女作的詩,將這些話對你說。

「也許,也許你要睡一睡,那麼叫夜鷹不要咳嗽,蛙不要號,蝙蝠不要飛;不許陽光撥你的眼簾,不許清風刷上你的眉,無論誰都不能驚醒你,撐一傘松陰庇護你 睡;也許你聽這蚯蚓翻泥,聽這小草的根鬚吸水... 那麼你先把眼皮閉緊,我就讓你睡,我讓你睡,我把黃土輕輕蓋著你,我叫紙錢兒緩緩的飛。


死小孩,生日快樂!

·
19 December 2010 at 02:33 ·

    • thank you fellow 死小孩!

      20 December 2010 at 14:18

    • :D have lots of fun, merry x'mas in adv!
      and grow older, but dont grow up too much okay? let's continue to be happy 死小孩s!

      20 December 2010 at 16:21

    • lolol i think i wouldnt have to worry about growing up too much! the person who should worry about that is you! haha yea merry xmas in advance too =) 
      20 December 2010 at 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