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7, 2010

犯賤

忍不住,臉頰又溼了。

剛剛念到的:求則得之,舍則失之。
不正是給現在的自己最佳的勸言嗎?
我放棄了自我,失去對自己的尊重?

不會向友人訴苦.. 自作孽不可活也。

當忍耐達到極限時,我不會再為你落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