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3, 2009

换个好玩的话题。

今天在我临出门前,和妈咪讨论了包红包的哲学,才意识到这项
艺术真是博大精深啊。我想现阶段的我还是专心收我的压岁钱吧。


虽然并没有把红包里的钱看得很重,但这一定是长辈给予的祝福
的最佳指标。不一定是大钞越多,长辈越疼爱你。以个人的经济基础
为准,和平时的待人处世之道,加上等客观的条件如:经济萧条,最终
在这个大人决定包多少给晚辈时,就是一种亲与不亲的证明。


比方说,甲君收入良好,一向斤斤计较但逢年过节,一定为家人买这
添那的。身为后辈的你,虽然觉得这亲戚很会精打细算,但受到他的
大红包时,是格外的喜出望外。并非是钱多而感到高兴,而是觉受到
甲君的心意。尤其是甲君递红包给你时的那句“学业进步,不要乱花!”
你就会知道这长辈的刀子嘴豆腐心的 pattern了。心里会甜甜暖暖的。


但也有不怕丢脸的,年年包的红包是少到一种境界。有时我这个夫家
那边的小孩会想,若是她娘家的小孩,她是否也会这么吝啬。其实,钱,
我自个又不是不会打工赚;但红包嘛,本来就是一个心意,当然要包得
出诚意啦。尤其是明知大家都特别疼爱她小孩,在经济许可下,都会以
大红包作为含蓄爱的宣言。我妈也不例外,明明觉得很过分,却年年如此
照包大红包给她小孩。而且,还是一年比一年多,因为小孩长大了,所以
我妈认为理当如此。这每年都作的亏本生意真叫人无奈啊。


虽说我妈不是一个以牙还牙的欧巴桑,但还是会发发牢骚:
“真是*米昂搞搞,假牢牢*!”

我忍不住没大没小地打了一句:
“那她岂不是会活到长命百岁?”


我妈笑得乐不可支。






(用了方言说:*面厚厚,吃老老*。意思:厚脸皮的人吃得多,吃到老。

1 comment:

~{[Y.E.N]}~ said...

if u lik tt say then i veh sian...coz the 1st day of new yr my mum borrow my ang bao money away...haha